做父母的不要剝奪了童年的孩子

              2020-8-30 11:49:19??????點擊:

              做父母的不要剝奪了童年的孩子

              這些父母為什么這樣對待孩子?  租父母小編分享。

              歸根結底,都是骯臟的欲望罷了。
              童模谷歌一天最多能掙3萬多,一天掙的錢,超過了很多成年人的幾個月的工資;
              佩琪一個視頻播放量55.6萬,隨便一錄,比精心策劃的視頻火得多;
              秀蘭鄧波兒的片酬是12萬美元,在1939年的經濟蕭條的美國,她簡直是公認的暴富秘密。
              這些錢,在他們眼中全變成了可榨的油水。
              只要有不錯的利潤,欲望就活絡起來;
              只要有豐厚的利潤,血緣都可以拋在腦后;
              只要有暴富的利潤,孩子就不再是人了,他只是一個有血肉的工具,可以變成豬,可以被“殺掉”。

              父母不再是父母了,人不再是人,他們變成了被欲望驅使的怪物。

              更可怕的是,這樣的父母到處都是。
              在浙江織里,童模培訓班的廣告貼滿了大街小巷,新鮮的童模一茬一茬的冒出來,等待被收割;
              在北京,童星培訓學校就有上千家,多少個孩子家長想著易烊千璽吳磊,瘋狂接商演壓榨孩子,妄想著名利雙收。
              一個個還需要照顧的孩子,就這樣被父母的欲望逼得無處可躲,等待被榨干。
              在這些垃圾父母看來,孩子是他們的所有物,孩子沒有獨立意識,所以就只能任他們指使。
              但血緣并不是犯罪的保護傘,孩子的順從也不是對虐待的默許。
              女童肥胖易引起性早熟、骨齡提前等病,甚至還有動脈硬化、冠心病的威脅。
              佩琪父母這樣催肥就是虐待啊,就應該受到法律制裁。
              我想起了一句被說爛了的話:當父母都不用考試,真的太可怕了。
              這樣的父母就像一只只寄生蟲,咬在孩子的身上瘋狂吸取養料,不管孩子能不能承受。
              最后留給孩子的,只有一片狼藉、殘破的人生。
              當年的童模一姐谷歌,現在也在父母的驅使下走上了童星的道路,繼續著被壓榨的人生。
              后來的秀蘭鄧波兒22歲黯淡退圈,17歲就負氣嫁人,逃離好萊塢。
              電影《我是小公主》的原型,也是這個電影的導演,一輩子都被這段人生痛苦糾纏。
              幸運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,不幸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。
              那這些被剝奪了童年的孩子,該怎樣才能好好度過一生?
              那些早已賺得盆滿缽滿的父母,想必也不會在意吧。
              畢竟“豬”的價值,已經被“吃掉”了。
              小yin娃日记h双性窑子开张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