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首頁 > 公司新聞

              為什么不想當愛豆的演員就沒戲演?

              2021-9-14 22:09:50??????點擊:

              演員的彷徨

              本刊記者/倪偉

              發于2021.9.13總第1012期《中國新聞周刊》

              劉天池感覺在學院教課越來越累了,總要跟“外面的勢力”博弈。那些力量把學生一個個往劇組拉,而她竭力把孩子留在課堂。作為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的副教授,鄧超、白百何、唐嫣的班主任,劉天池感覺越來越無可奈何,年輕的學生急著去見制片人,還沒有領悟表演的精髓就畢業了。

              她想,與其跟他們博弈,不如去開個“第五年課堂”吧,等到他們主動想回爐重造的時候,還可以回來找她。她把表演課開到了學院之外,在以她自己名字命名的表演工坊,已經有200多位專業青年演員畢業。  西安租臨時演員

              表演系教師心中的這種巨變是從10年前開始的。那時,視頻網站崛起,資本涌入影視劇領域,大量良莠不齊的劇集被迅速生產出來,填塞互聯網的巨大需求。變化的苗頭在2009年就出現了,電視臺不再壟斷電視劇首播,當年3月,《我的團長我的團》在優酷和電視臺同步播出,網絡播放量遠超此前上網的電視劇。兩年后,iPhone4在中國內地發售,智能手機時代來臨,人們開始捧著手機隨時隨地刷劇。智能設備、移動互聯網與影視劇三個齒輪緊緊咬合,驅動起一個超級體量的龐然大物。


              《如懿傳》

              到2018年,視頻網站和電視臺的話語權已經換位。當年最熱劇《延禧攻略》先在網絡播出,之后才進入電視臺,而《如懿傳》干脆在騰訊視頻獨播。央視的一期節目炮轟“天價片酬”,稱《如懿傳》男女主演片酬合計達1.5億元。這還不是最高的,該節目稱,幾位當紅小生片酬已達8000萬到1.2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“網絡平臺加入競爭,各家都燒錢去搶,但突然哪有那么多優秀作品呢?于是開始粗制濫造了?!眲⑻斐貙Α吨袊侣勚芸氛f,那時她身邊很多人轉行當了導演,大IP和小鮮肉的組合成為大項目的通行證。

              影視作品不再是藝術品,而是用來捧人的工具,“以劇捧人”一度成為最有效的造星密碼。造出的偶像變成高價的商品,帶來源源不斷的收益。

              同一時間,一種焦慮彌漫在演員群體里,傳導進學校的表演系,比任何時候都更讓人焦灼。這是影視行業近10年來狂飆突進催生的情緒?!巴饷娴膭萘Α痹絹碓綇姶?,演員和偶像被迫重疊,似乎不成為“愛豆”,演藝事業就沒有機會,這個圈子被推進了同一個高速、低齡化的賽道里,變得躁動、彷徨。   西安租臨時演員http://www.assuredintegrity.net/

              在這場力量懸殊的同臺競技中,很多優秀演員喪失了舞臺。

              焦慮

              李越穿著破洞牛仔褲,夾著劇本踱進劇院后臺的化妝間,最近他同時在排練和演出幾部話劇。相比于光鮮亮麗的影視行業來說,話劇是個相對緩慢而深沉的行當。畢業兩年,他和進入影視行業的同學,似乎駛進了不同的航道,幾年前,他們都在名利場的門口被反復炙烤。

              2015年,李越考入上海戲劇學院表演系,那年湖南衛視與上戲聯合推出了一檔綜藝節目《一年級·大學季》,他們班的一些同學被安排參加。這些大一新生曝光在鏡頭前,感受到市場的巨大興趣,每期被選為主拍對象的學生,微博粉絲都一夜暴漲,隨即被經紀公司爭搶。

              那正是制片公司舉著“天價片酬”合同到處找演員的幾年??耧j突進的十年,改變了影視行業的規則。匆匆上馬的導演、劇本難以成為收視率的保障,自帶流量的大IP和演員,就成了投資方“押寶”的首選。

              《延禧攻略》

              “流量”“頂流”“小鮮肉”等標簽應運而生?!把輪T就是演員,突然出現這么多標簽,一定會出問題的?!眲⑻斐芈犞@些新詞,感到困惑和擔憂。這些標簽都是“偶像”的當代變體。影視劇選人的標準變了,演技和適配度不再重要,身價與演技水平毫不相關,而取決于其身后“飯圈”的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演員姚晨在一次演講中抱怨,演員拼的不再是演技,而是流量。馬蘇恨恨地說:“當時代需要流量,我們就只能流浪?!睖貚槑V接受媒體采訪時澄清,自己并未退圈,只不過她的戲只能在地方臺悄無聲息地播。她接的戲投資額逐年壓縮,最終淪為粗制濫造。與此同時,資金都在向另一個方向流動。后來她接了一出大制作古裝戲的配角戲,進劇組后大開眼界,一個頭冠價值百萬,喝的全是真燕窩。演員和流量進入同一個賽道,她們的選項變得非常單一,要么是無人關注的小制作,要么放下身段當綠葉。一些女演員自力更生、“曲線救國”,努力成為制片人,只是為了給自己創造一個好角色。

              在中年女演員無戲可演的時候,一茬茬年輕明星被打造出來,獲得令人咋舌的身價。上海市稅務局發布的調查結果顯示,鄭爽在2019年主演電視劇《倩女幽魂》,約定片酬達到1.6億元天價。90后、00后的粉絲為偶像所有作品瘋狂買單,像上班打卡一樣賣力地做數據、做推廣,這正是資本方需要的。粉絲日益低齡化,偶像也必須從小培養,經紀公司必須不斷去尋找更新鮮的鮮肉。

              低齡化的焦慮迅速蔓延?!跋忍艉每吹?、年紀小的,那幾年要的都是95后甚至98后,現在00年都算‘老人’了?!碑厴I那年,李越旁觀大一新生迎新晚會,僅僅是一場校內活動,一些孩子卻隆重地穿上高級私服定制,身后跟著自帶的攝影團隊,表情冷酷,“我覺得那不是一個活生生的人,更像是個商品?!崩钤秸f。在平時的匯報演出甚至是考試中,經紀人也會千方百計混入現場,物色未來之星。

              《我的團長我的團》

              李越入學時已經22歲,在同學中已是高齡,他之前在山東一所藝術學校讀到大三,退學后重考進上戲。入學坎坷,還熬過幾年跑龍套的日子,他更加珍惜學習的機會,心態比同學淡定,但不由自主也會被氛圍感染?!斑@種環境很容易產生焦慮”。

              “年輕人亂了,老人也亂了,根本不知道往哪兒走?!眲⑻斐卣f,有一次她到香港,一位香港資深演員在飯桌上操著港普感嘆,現在的內地市場,像極了香港影視市場衰落前夜。1995年之前的香港,一個項目只要簽了某個高票房明星的名字,馬上就賣出去了,根本不問內容。劉天池搖搖頭:“2010年到2017年之間,全是亂象?!?

              躁動

              迷茫擴散到學校里,演變成迫切擁抱市場的躁動,有學生反問老師,花時間在學校里多交幾個作業,為什么不去見見制片人呢?等到畢業的時候,可能什么都來不及了。劉天池不知道怎么回答。那幾年,老師們也有點兒懵,只能安慰他們:相信這樣的環境不會持久,演員還是打好自己的地基。

              劉天池坦陳,市場導向一定程度影響到了中戲的招生。中戲一直堅持以好演員的標準招生,“我們常說,招生招的就是一臺《雷雨》,生旦凈末丑各種類型都要”。但一些老師也會嘀咕,不選擇市場需要的演員,選擇什么人呢?“也‘打過架’?!眲⑻斐匦π?,那些符合流量特征的學生要不要招,有時候也會妥協。

              招生規模也在擴大,世紀之交,中戲表演系從原本只招一個班25人增加到招兩個班50人。那時,影視行業投身市場經濟的大潮,以華誼兄弟為代表的第一批民營影視公司誕生并且盈利,國營的電影廠和電視劇制作中心壟斷影視制作的時代過去了。2009年,華誼兄弟在資本市場高歌猛進,成為“中國民營影企第一股”。同年,北京電影學院表演學院擴招,從30人直接增加到75人。

              西安租臨時演員http://www.assuredintegrity.net/

              小yin娃日记h双性窑子开张了